澄面面面

处理脑洞的正确方式

有好几个AU脑洞,但深感驾驭不了,可自己想的梗实在还是想……自己写啦_(:з」∠)_

不过问题是我每天都睡眠不足所以每次打开tag都坚持不到半个小时就不想继续了。(懒死你得嘞

感觉无比残念。

不过既然吐槽了个人问题就稍微趁机,扯淡一下吧。

剩下的都是个人扯淡不要理它……



我其实一直不太理解攻控受控的划分,非常不理解。虽然我自己也会倾向于萌哪个角色受向CP or同人,但我觉得这不代表,人就只能喜欢理解支持那个自己倾向角色。因为很多时候,我萌的是CP啊。

好好了解相方是必须的事情吧。

虽然一对一爱好者老土归老土,但这没什么不好。

所以有点不理解的……大概是那种【我喜欢的角色一定要被相方宠着爱着】的态度。

恋爱这回事,难道不是互相付出互相宠爱才显得有趣和甜蜜吗。单方面付出不回报很自私喂。

可能我是向来喜欢我萌的角色认真去爱着相方的设定,能全身心喜欢一个人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谁喜欢谁从来都不适合用那套谁吃亏谁占光表示,感情可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毕竟现实已经那么习惯用金钱物质衡量爱了,所以萌个CP,就不要用那种【你对我够好我才喜欢】的心思去看CP之间的感情啦,二次元还这么不解风情就太对不起二次元了。

当然这是我自己的看法_(:з」∠)_

说起来最初有攻受倾向,也只不过是因为喜欢这个家伙,所以想看他如何而已这么简单的感觉吧?

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好,但说真的这个偏好并不足以主宰对人物的理解。

不过偏心可以理解,人都会偏心。

仔细想想攻受喜好其实就像香菜和牛奶之争,虽然我真的喝不了牛奶但我觉得别人喜欢牛奶也跟我无关啊,CP同理,自己做好自己的就行了。

不过还是觉得萌CP时,比起那些,重要的始终是人物与人物的感情而不是别的啥吧。毕竟再喜欢一个角色再偏向他,也要搞清楚他对相方是怎么样一个态度。

拉郎配当然同理,看那家伙的性格,脑补会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从来是个一件有趣的事情啊。毕竟相方再变,他会如何因为时间事件人物地点经历的不同遭遇怎么样的罗曼蒂克才是最好玩的吧XD


不过萌个CP非得分个攻控受控就是不能理解,难道萌一个角色及其CP,都只是因为【他只做受or攻才萌,所以别人都要对他好不然就是相方就是大垃圾相方粉都是愚蠢的人类太恶心了】这样的理由才去萌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就太无趣了。

在这个恋爱就像暴风雨的时代,做人,要有爱啊(嘛这是对我自己说的,别人随意)。




我特么的终于找到怎么用APP发文字lo了

如标题。

没错我用LOFTER这么久,真的,第一次,学会用APP发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简直丢人哭。

其实个人是不在乎路人感观啊对家啊拆家啊逆家怎么想我的cp,反正我不跟她们打交道,所以随便啦XD就像我不在乎牛奶爱好者怎么看乳糖不耐受体质一样(啊没错我就是乳糖不耐受QAQ)。

但我在乎和我萌一样的cp不说话只默默刷tag看自己所萌cp的人。

在乎的要死。

毕竟就这么点儿大的地方,相遇是缘分,再不顺眼也是遇见了,怎么都好,这披着新号挂人的手法,就算了吧。

lofter欺诈日常

刚才我的订阅tag一直在提示更新,怎么说呢,难得大白天的旬斗和段龙都这么提示增加,所以我正在愉快的想着,啊啊不愧是六一,节日tag提示增多太幸福了时,打开之后,啥都没有。

没错啥都,没有。

所以我说这是lofter的欺诈日常吗喂= =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欺诈只出现在14点到16点35分这个时间段。刚才还是给把更新给放出来了_(:з」∠)_

所以趁机暗搓搓的挂个漫画梗,郁夫高中时期不合群到被人欺负几乎是常态,但很明显被欺负了也只是笑而已,可以确认没朋友,在监护人的空手道道场完全没有对练(不过空手道很厉害就是了),被高中生段总在结子33墓前拦住之后,哭的稀里哗啦(喂

顺带说高中时期的段总已经展现出精英特有的魅力值了,情商智商都在水准之上,人缘妹子缘也是如此,真不愧是未来的少当家XD

接着结子33墓前重逢后,段总去郁夫学校看郁夫,那会儿郁夫刚被人欺负完,自己洗着脸边在默默吐槽幸好嘴巴里面没受伤否则吃饭会很难过,然后看到段总高兴的跟着小动物似的,还围着段总转来转去表示要不要和小时候一样去玩,内容是那种高中生朋友之间都会玩的东西。

其实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提议噗了半天,搞什么啊郁夫你是女高中生吗保龄球卡拉OK就算了,大头贴是个喵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第二次再看这段时觉得有点不对,郁夫没有朋友,练习空手道时没陪练还被段总认为是打人的勇气都没有,在学校被欺负,老师也不会帮助他,被欺负后还只是笑笑的。

所以这些猛一看会让人觉得喜感的朋友聚会内容,郁夫其实根本没有实际经历过的可能。

我的理解是,第一郁夫的观点里这些活动提议是朋友之间的内容,他想和段总一起经历,第二,他没有朋友。

对不起虽然发现这个梗有段时间了,但再次打出来我还是觉得被虐了,我现在需要静静。


在加班时,能够想什么

没有加班费的周末加班,简直没人性。

突然觉得一切烦恼都比加班没有加班费要轻松简单,领导的恶意,啧。

不不不不是这个,换个重点,比如恋爱就像暴风雨。

当然,这个暴风雨是对郁夫的 (~ ̄▽ ̄)~

大概这么荡漾的起因是,昨晚加班中稍微摸鱼翻了下漫画版。

简单说神崎大大的画风,又一次发生了变化(。

但43话氛围营造的真不错啊,失忆段总愉快的搞起有组织这个归宿的氛围,虽然这种flag又立又拔的感觉特别微妙……但看到43话倒数几页背景光辉四射身后一群小弟的段总,我其实有那么一点心疼郁夫的(就一点)。

因为都说郁夫有二署和美月作为归宿,但实际上郁夫认准的归宿只有段总,之前他可是明白的说过自己想要的未来只跟段总有关,还跟美月和三岛说就算没有血脉相连也能成为家人这样对某人充满了向往的台词,sigh。

所以倒不是说虐,毕竟作为虐点高人群,一般除非反目基本上没什么能够虐到我。

就算真反目了我还能淡定挖鼻等再翻转。

但就是稍微有那么一点,就一点点吧,觉得,心疼郁夫?

毕竟官方盖章不合群KY连美月生他气都没地方吐槽的郁夫,真的是全神贯注的只信任着段总一个人。

等等话又回来,这人还真是单纯到不可战胜啊,我这边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心疼他的时候,45话他就在段总说真是搭档你竟然拦我杀北川的时候,哭的像个小动物的瞪大眼睛感叹段总好久没这样骂他……看到这里时我再次觉得白担心他了。

总觉得每次心疼郁夫都是分分钟被打脸的节奏。

因为人家根本不在意啊喂。

哦好吧我看出来了,他是真不在意那些旁人会在意的东西,只要段总在就好了,只要段总。

接着那个跑熟悉的地方找记忆的画面……真不是约会啊,就算45话要决裂我也想吐槽失忆中的段总你看到郁夫哭成那样条件反射性紧张是个啥,受不了他哭吗哈哈哈哈哈哈(喂

还在失忆中和阻拦你杀北川的人约会,我都不想吐槽这个运动渣了好嘛。

虽然之后就要闹决裂= =

不过神崎老师真是帅气的作者,完全有种情绪被控制的错觉啊捶地。

越来越期待后面的走向了,_(:з」∠)_


所以就现在我就愉快的迎来暴风雨,越来越喜欢郁夫什么的,真的是停不下来。

超喜欢他那种性格,喜欢的不要不要的>/////<


关于一些无聊的

只在LOFTER玩也挺开心的……

其余的简单说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

类似CP之争这种事,我不想多说什么,也基本没资格说什么,所以连槽也不想吐啊我。只能说现存最大的好处是,我能选择我想看的呀,至于别的,若无缘分不见最好。

三月已过,我对段龙依然是初见的心悦感,看到就忍不住笑成由乃脸,感谢神崎老师以及番茄,真的。

其实别的拉郎我都随意都能吃,但段龙不拆,就是不拆。

有点,不妙

前段时间在准备考试,好多文都是看完点赞留书签但没回复……现在仔细想想有很多中意的文都没回复啊我去,怎么办啊要不要再看一遍?

还有点不太妙的是,一个月没回头看word,要接上,是在进行考验吧,跪。

要不再去看一遍漫画(。

老湿这里有天使!!!!!


Matsuo:

早晨起床后的小郁夫,头上扎着小揪揪,嘴里叼着早餐之类的东西。
然而萌炸什么的已无法表达我此刻的心情。
(lo主已卒,来年记得烧几张中之人照片给我。

[无间双龙]精神污染三十题 04

Act.four

前三个小标题是同一个案子,我觉得漫画里郁夫亲手干掉在他成为警察后遇到第一个让他觉得不错,但最后因为现实而黑化的“好”警察,其实就有点,很难回头的预兆吧。

 

20. 将为你送葬

见到善波时,龙崎有一瞬间是觉得开心的。

可有什么地方不对。

那一直隐约提醒他不对的不安感,即使在他不小心喝多了耍宝的情况下也作祟一般晃动。

直至仿佛无事路过般的段野出现在他身后,他才安静的站直了身体,仿佛纠结着般皱起了眉头。

关于那目睹整个凶案的少年想要报复的对象。

他们所有的信息都在指向一个归处。

 

所以再见善波那张向来比任何警察都警察的脸终于镶嵌上属于犯罪者的神情时,龙崎觉得这仿佛是个一语成箴的评价。

他只是比任何人都像个警察,然后在某一天抛弃自己的道路,不能回头。

而身后拿着枪满目憎恨的异国少年,则像透了二十年前雨里的自己。

 

在最后一次尊重过的前辈反复无常的吼声里,龙崎带着震动的神色归于平静毫无波澜。而他低下头时的阴影,与站在善波身后的段野同样被阴影所笼罩的眼睛相映成双。

 

如出一辙的无声无息,远比说着“只会漂亮话是做不好的警察”的善波要来得多出一些什么。

所以接过段野在不远处抛过来的抢,习惯性将子弹上膛,仿佛使用自己身体一部分般的枪支让龙崎的眼神黑得不动声色。

是啊,他扣下扳机时侧过眼瞄到身后少年震惊的神色。

 

他从未忘记过成为警察的初衷。

 

27. 谎言

目睹自己搭档由动摇般颤抖到瞬间平静无波的神情之后,段野并未给自己过多思考的余地。他将枪抛去的动作带着干脆自然的习以为常。

而龙崎接下枪的动作也是那般配合默契。

只是,瞬间之后,他假装不知在自己看到龙崎神色震动眼神恍然时,所露出的表情。

 

龙崎将枪上膛时的动作流畅看不出任何他已受了伤,那协调的画面就像是完成一组完美影像,之前段野曾有那么一秒犹豫过,是否应该由自己开枪解决这个让龙崎受伤的黑警,但却在看到他的搭档左手举枪时平静得和自己没什么两样的眼神,断定自己从未做错选择。

 

所以看到龙崎握着枪走向自己时,段野听到自己的声音在习惯性的对自己搭档的行为进行教育,仿佛掩饰什么般的尾音落下后,他听到背对自己的龙崎声音有些发闷。

“谢谢你,タッちゃん。”

这样做很好,龙崎闷闷的声音继续传来,而被他们救下的外国少年声音颤抖着表达谢意并询问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时,他揉在某人发间的手不避嫌得理所当然。

“你说呢。”

段野听到自己的声音如此回答,一直在他掌心晃动的柔软卷发终于停止了动摇。转过身望着他的龙崎显得有些安静得过了分。

夕阳下的空气里只留下清晰可见的水流声。

 

“笨蛋イクオ,想哭了吗。”送走少年后,龙崎听到那个最熟悉的声音带着隐晦惯性嘲笑意味的响起,故作轻松得转过身给了他最重要那人一个难得的背影。

“才不需要这个,タッちゃん。”

龙崎声音里透出的轻松笑意,仿佛此刻面无表情的不是他一样。

 

 

13. 枷锁

龙崎从未觉得复仇是改变他平稳一生的束缚,当做下这个决定时,他才觉得自己再次活了过来。就像他并不会为用自己的双手去惩罚那些糟糕的罪恶而动摇,即使那是来自于他身边的罪恶。

从和自己的搭档决定由他来成为警察那天起,他比谁都清楚,自己选择面对了什么样的庞大怪物。

可这又如何。

所以龙崎始终感谢搭档在自己彻底认清善波一瞬间震动后所抛向自己的枪。

这让他手中的真实依然明确。

 

在这一点上段野的态度和龙崎并未有任何不同。

甚至他对所谓警察代表的意义有着更为嗤之以鼻的态度,即使知道结子曾为警察时,他的态度也没有发生变化。

 

无论如何,他们总是要一起走向结局。

这当然不是枷锁。

而是连接。

 

24. 留声机

 

女孩子的心情,总是令人难以预料吧。

被日比野狠狠甩了脸色之后,将这个待遇视为日常,才调职不久的龙崎郁夫巡查部长叹息的样子显得有种不符合他外貌年龄的忧郁感。

而神出鬼没人设奇特的田村小夏前辈用着和她人设一样奇特的声调向他强调,女孩子只有在自己在意的人面前才会忍不住耍些小脾气。

说完这些,人设奇特的小夏前辈留下[看不懂的小郁夫真是太蠢了]的眼神,含义直接得让即使曾被人吐槽为KY的龙崎也清楚的接收无压力。

 

而这些,令一向对自己查案敏感度很有自信的龙崎有些郁闷。

 

所以当他与段野频率有所提升的信息交流后,在难得的空隙里他讲述到这些纠结的近日遭遇,就看到常年担任监护人一职的段野龙哉听完他的疑惑,扭脸的动作透着一股可疑。

“什么啊,タッちゃん你也在嘲笑我。”

听到自己搭档毫不掩饰的嗤笑声,龙崎不自知鼓起来脸的样子让他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成年人的自觉。

“或许那位日比野警官是……”

终于停下由自己单蠢搭档所带来的笑意,段野习惯性想要指点龙崎关于人际的关系却看到面前气鼓鼓的脸,再次扩大了的笑意让他这个知性黑道难得看起来毫无严肃感。

 

“是想让你注意她呢?”

这算什么。被人一手由下巴捏住脸颊两侧的龙崎忍不住在心里吐槽,眼神一如既往得无害。而且,被捏住脸还让怎么回答你的问题啊タッちゃん。习惯性思考段野每一句话的却因为外力无法回答的龙崎,忍不住在心中暗暗的叹了口气。

 

“我想被タッちゃん注意时,可没有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

把掐在脸上的段野惯用手从脸颊移开之后,龙崎直勾勾盯着段野眼睛回答调侃的样子有些认真,认真得好像他并没有进行什么一语惊人的发言。

而得到令人诧异回答的段野推眼镜的动作并没有平日里的游刃有余。

“不要再说这种幼稚的话了イクオ。”

 

这自然并不是说,刚才段野直视看到的画面听到的声音,让他仿佛经历昨日重现般,恍惚听到童年某个人在哭泣之后表述自己心情的声音。

肯定不是。

 

TBC

说实话,比起自己写,我更喜欢看_(:з」∠)_

最后甜起来还是BGM的错。

[无间双龙][奇幻AU]Find lost 02

Find  lost   

Act.02

人设偏剧,虽然看起来被片段灭文了,但应该能和01接上吧,在梦里想到名字有点神奇的感觉。

结子老师上线。

5.古老的遗迹

遗迹传说总是和魔王与他纠缠不清的勇者产生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到达安静如死亡之谷的遗迹那刻,Ryuuzaki便发现这次同行队伍的专业度,要比他上次以实习牧师身份加入的队伍要高得多,各个方面都是。

当然不是因为这次的任务要比之前更具有挑战性,和队伍是由Danno选择的这种原因。

而是,那个感观敏捷到连Ryuuzaki都会有些惊讶的队长。

要知道即使是善于隐藏气息的他,也无法在穿越大陆进入遗迹那刻,就立即收敛起本职所带来的肃杀感。

但能迅速感知到队员气息变化的队长,自然足够强大。

而扑捉到自己的气息最外露瞬间,立即戒备起来的队长先生,多多少少会让Ryuuzaki掀起一抹诡异的兴奋感——

本职的危机意识。

 

不能被人发现。

被发现了就要即时处理。

 

而他尚未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时,便被一直走在身后的Danno顺手扯下了斗篷的帽檐。微微侧身的动作不易被他人感知,却可以轻易的让Ryuuzaki知道他靠近自己的小动作。

 

“在这种地方就不要带帽子了,幼稚的,巫师先生。”

因为地势,Ryuuzaki不得不抬头仰视在这次任务中,选择走不喜欢白巫师却喜欢撩拨路线的暗黑法师。一路都在努力装作与Danno不熟的他在看到那人有些恶意的笑容时,突然有些后悔答应这次难得的共同任务。

想到这里,Ryuuzaki低头将兜帽扯回,继续伪装一个因实力不足只能安静忍耐的年轻白巫师形象的同时,默默在心中比划着要如何给Danno的左臂来一个爱的拍打才算完美。

 

值得庆幸,Danno看不到他唯一的搭档在兜帽下生动到足以让他退后一步的表情。

 

6.断裂的剑刃

遗迹中心地带是一圈莫名的光环。

而这里所藏的魔王遗物便是他们这次任务的目标。

 

看着朝光环内部聚集的队友,站在距离众人数十米开外的Ryuuzaki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下,布下第一个毁灭阵。

相对实力不足且性情单纯的白巫师,扮演实力强大且无聊的暗黑法师的Danno,始终停留在未远离队伍的光环边缘,看着刻意摆出与他不熟模样的搭档动作迅速且几乎不被任何察觉地布下一个个早就制作好的阵法,眼神平静不动声色。

 

进入遗迹中心后便不再警戒的敏锐队长,率先到达光环内部时,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倒映出不稳定的闪烁光感。

但这一贯冷静的男人却仍伸出了手,不若以往平静的眼神透着仿佛疯狂般气息。

 

有人接近,就自动引爆吗。

Danno跃离光圈的动作远比意识到什么的队长丢开手中物品的瞬间反应要快,而在跃离光圈的一瞬间,他侧脸看到Ryuuzaki冲他比示意解决的手势。

 

是啊,终于可以离目标,再近一些了。

 

想到这里比任何人都要迅速躲开遗迹大爆炸的黑暗法师不自觉握紧双手,而在爆炸中也能感觉到联系的存在,此刻似乎亦是同样的心情,在看着这片仿佛迎来盛大烟火晚会般毁灭的遗迹。

当爆炸像它不曾预告的突如其来般以迅猛的姿态结束后,终于不用继续假扮和Danno两看相厌状态的Ryuuzaki解下自己有些糟糕的深蓝色斗篷。走向暗黑法师时,拍打同色巫师服饰沾染到不知是何物的尘埃的动作,有些漫不经心。

 

“Ta chan。”

在整个任务里一直沉默的Ryuuzaki终于唤起这个熟悉称呼,只是语气里接近笑意的不明感让已率先收起任务物品的Danno终于不再走糟糕的暗黑法师路线,摆出常见的高冷脸。

“老师说过,不要用手触碰危险品”

笑得无害的伪·白巫师用破损蓝色斗篷包裹断剑的动作,透着不容拒绝的气势。
就像是将一路两人相处的模式逆转般自然。

 

被包裹起来的断剑在露出它身为魔王遗物的价值之前,沉默般消失在这个平静之后的遗迹中。

 

7.无名的其实

Danno所在的暗黑法师协会一向戒律森严,即使他带回这个协会追寻已久的魔王道具,而习惯于摆出长老形象的老头子们即使恨不得从喉咙中伸出手来调查这个道具,也依然要求他静待传召,恨不得把阶级感摆的比光明教会还要深入骨髓。

这让已步入协会上层边缘的Danno有些忍不住嘲讽自己所在的世界。

 

而照旧在集市酒吧打探消息的Ryuuzaki却悠然自得的让人羡慕。

酒吧里耳聪目明的酒保谈起光明教会阶级森严制度时的笑容充满讽刺意味,却对不远处同样金字塔形状的法师协会夸赞颇多。

这让一向习惯自由,多少习惯使用牧师和白巫师身份的Ryuuzaki有些庆幸,这两个职业执照远比上面所提到的地方那糟糕的执照好考太多。

不过想到自己那个目标坚定只看一个地方的搭档,他突然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不悦感。

 

开什么玩笑,他想。我们付出努力所得成果却要让那些无聊的家伙得意。

看起来无害得和他面前杯子中的白水一样清晰可见拥有白巫师执照的,职业冒险者Ryuuzaki有些气鼓鼓的样子。

 

“所以,你在介意那把断剑的用途?”

不知何时坐在离他不远处的Danno开启了信息传送阵的一百零八种妙用,带着笑意的低音恰到好处的响起。

“说不在意是骗人的吧,Ta chan。”

咬着已换果汁的杯子边缘,努力压缩自己存在感的Ryuuzaki刻意压低声音,通过信息传送阵却有种明显的不愉快。

“Yuiko老师说过,世界的遗物始终有会拥有更合适它们存在的地方。”他这样复述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那句话时,神情终于不再是常见的单纯,却是与此相反,近乎一往无前的决绝。

 

“所以,我们不正是,以此为目标的奋斗着吗。”

可以轻松想象到自己搭档表情的Danno平静的回复道。

 

所以他们将付出不再以自己的真实存在于此世的代价,自然且甘之若饴地将那个目标,视为终极。

 

TBC

又半夜了,就是觉得……是不是最近CP感薄弱的不能直视了?

很好必须要再刷一遍剧了,要是再继续这么薄弱下去我还不如搞粮食_(:з)∠)_


[无间双龙]精神污染三十题 3

依然坚持片段灭文,但悲剧的是,我断片儿了捶地

Act.three

 

26. 毒

段野从来都是是个有魅力的家伙。

才不需要别人来重复这种我从小就知道的东西。龙崎因肉毒杆菌的效力而被迫躺在地面时,看到曾经美如画的妈妈桑扭曲着脸开始进行每一个凶手都喜欢的自我剖析,忍不住有些思维发散。

所以,他的タッちゃん有多好外人懂什么。

持续思维跑偏的龙崎不知道自己的脸上露出怎么样的神情,却清晰看到那个妈妈桑身后仿佛被黑色笼罩的阴影。

 

人果然是没有伪装就活不下的生物。

一直从未停止挣开那些由药物所带来的肌肉无力感和痛苦纠缠的龙崎,仰首看到面容因为愤怒和欲望而越发丑陋的今福和美,和她讲述自己过去时近乎疯狂的神情。

那沉浸在自我陶醉里的模样让他觉得讽刺。

 

但却忍不住觉得眩晕。

 

直至听完杀人犯今福和美讲述完她因何等莫名其妙原因陷害段野的经过后,龙崎才再次强撑般站起来,完全不觉自己眉宇间所透露出那些不为人知的愤怒。

而眼前自得般俯视着他的女性,却轻晃着不知从何处拿出的第二管肉毒杆菌,一副即将大获全胜将一切掌握在手的胜利者模样。

 

当独属于那人的铃声成为转机出现时,龙崎握住对方手腕,将那管他根本不知道会造成什么后果的肉毒杆菌送入女性纤细手臂的动作流畅到仿佛理所应当。

在对方因药物发挥作用而变得低哑的愤怒吼声里,他按下被今福和美接下来电的动作却不曾拖泥带水。

收回那属于自己的手机之后,表情空白的龙崎终于显得生动起来,仿佛松了口气般坐在距离女性稍远的地方。

 

“杀人者偿命啊,今福小姐。”

报警后,因为药物而不得不坐在墙角等待身体缓和的龙崎,看了眼不远处地面上的女性躯体,低下头对手机皱着眉低声笑言的模样,平静而无害。

 

 

25. 沉溺致死

就算在时隔二十年后的某年某月某日,段野也会看似“偶然”的想起一些关于过去的事,比如哭着和结子老师告状的龙崎,比如被外面更混蛋的野小子们欺负了之后哭着回到自己身边的龙崎。

比如,在结子老师去世之后,哭着满怀恨意的盯着金表男的龙崎。

这个总是在他记忆里哭个没完的龙崎,却在多年后的生活里,学会了笑容淡定漫不经心溢于言表的天真着告诉他,什么都没发生。

可这自然会让他这个身为监护人的搭档有些微妙的不愉快。

只是曾经有个小姑娘告诉他,逝者更希望生者能够笑着活下去,说这话时对面的小姑娘笑得就像失去父母的阴霾不再存在。

龙崎对此一向态度微妙。不管别人怎么想,段野龙哉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搭档从二十年前目睹了他们最重要之人的死亡之后,就什么地方——

 

“タッちゃん。”

似乎是感受到电话另一端短暂的空白,龙崎的声音恰到好处响起,把在与搭档交流中走神的段野唤回。

他示意自己听着后,而在对面不远处的龙崎抬起头,眼神有些刻意的扫过段野的侧脸,又飞速低下头,一双大眼睛有些不满的瞥向一边。

“タッちゃん如果继续走神的话,那些女孩子大概要上来搭话了。”

语气刻意严肃,却压抑不住仿佛撒娇般的小抱怨。只是这熟悉到令人怀念的发言,和清晰可见闹别扭般的小动作,让向来贯彻知性黑道风格的段野忍不住扯动嘴角。

 

——在目睹结子老师死去后,龙崎郁夫体内就有什么东西随之死去。

而段野同样坚信,他能够让这个像幼稚鬼一样粘人的家伙以自己最佳搭档的身份,好好活下去。

 

即使,他们两人同样沉迷在这赌上性命的追逐中。

 

22. 单程票

送山城隼人离开的船,距离海岸越来越远至逐渐消失不见。深夜的海风有些微凉,早在山城家小少爷离开前,便在一旁不语的知性黑道依然保持沉默,面无表情的样子就像此事与己无关,只是停留在这里的一个过路客。

远比他人要了解段野的龙崎对此刻有些沉滞的气氛似乎早就习以为常,只是他拍上段野肩的姿势透着一些莫名的心虚。

 

“タッちゃん就算说假话也是会被看出来的哟。”

说什么麻烦的人走了就清净不少。话音刚落,想要偷笑一下却忍不住心虚的龙崎便感到自己搭在段野肩上的右手,被认真且不失温柔的力道扯了下来。

“那种小鬼当然不能作为复仇的搭档。”

被握住的手腕没有任何抽出的意思,段野的表情平静得像是对什么事做着盖棺定论。

“所以我的搭档只有一个。”

 

龙崎郁夫当然知道,从16岁后再次相遇时,他就知道。

然后他反手扯住段野衣袖的动作透着比拍肩还要自然的利落感,脸上的表情却是毫无阴霾的灿烂笑容。

“我们要完成的目的,当然也只有一个。”

即使自己已经想起关于二十年前那晚,令他痛苦无比的画面。

 

段野龙哉和龙崎郁夫的目的,从来只有一个。

 

 

TBC

我以后再也不断更了,一断大脑跟着断片儿简直惨烈扶额,但大半夜实在不能熬了所以今晚就酱明天继续_(:з)∠)_